聚焦行业热点 建筑高端视角
探讨业务模式 展示行业风采
主办单位:全国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机构负责人联席会 承办单位:长春市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有限公司
今天是:
财经时评:周小川:金融市场可望更为稳定 深化改革的决心未变等
作者: 发布于:2015/11/3 15:21:36    所属期刊:    点击量:

周小川:金融市场可望更为稳定  深化改革的决心未变

  9月5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二十国集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表示,尽管近期金融市场出现了一些波动,但中国政府深化改革的决心并未改变。
  周小川指出,今年6月中旬以前,中国股市泡沫不断积累,3月—6月,上证指数上涨了70%。6月中旬以后,中国股市发生了三轮调整,其中前两轮调整未有国际影响,8月下旬的第三轮调整产生了一些全球性影响。为避免发生系统性风险,中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政策措施,包括人民银行通过多个途径向市场提供流动性。中国政府的措施避免了股市断崖式下滑和系统性风险发生。
  周小川强调,股市调整以来,杠杆率已明显下降,对实体经济也未产生显著影响。鉴于金融市场的相互影响,人民银行于今年8月11日对人民币汇率中间价报价机制进行了改革,加大了市场决定汇率的力度,这是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改革的重要步骤。目前,股市调整已大致到位,金融市场可望更为稳定。尽管金融市场出现了一些波动,中国政府深化改革的决心并未改变,仍将按照党中央、国务院批准的计划有序推进各项改革。


尚福林:存贷比监管已不适应当前发展需要

  8月24日,提请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首次审议的商业银行法修正案草案,拟删除商业银行贷款余额与存款余额的比例不得超过75%的规定,将存贷比由法定监管指标转变为流动性风险监测指标。
  银监会主席尚福林受国务院委托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修正案(草案)》作说明时表示,存贷比监管在当时对于约束商业银行信贷规模过快扩张,防范和控制商业银行流动性风险发挥了积极作用。但随着经济、金融的发展,存贷比监管已不适应当前商业银行资产负债多元化和业务创新发展的需要,取消存贷比监管指标是银行业改革以及更好地支持实体经济的需要,也符合国际惯例。尚福林强调,考虑到商业银行法全面修改涉及面广、问题复杂,短期内难以完成,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情况下,作为稳增长的一项具体措施,先就取消存贷比监管指标尽快修改商业银行法,具有积极意义。银监会将与法制办等部门抓紧推动商业银行法的全面修改工作。


杨子强:构建多层次金融服务体系 支持养老服务业   

  8月31日,人民银行党委委员、行长助理杨子强在赴福建省泉州市、福州市调研养老金融服务工作时指出,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是我国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选择,对于稳增长、调结构、惠民生,培育新兴经济增长极具有重要现实意义。当前,我国已进入老龄化社会,银发群体日渐庞大,养老金融服务需求和未来养老服务业发展空间巨大。金融部门要高度重视,抓住机遇:一是要抓住养老服务业和养老金融发展的关键机遇期,提早介入,加紧布局,提高养老金融服务专业化水平。二是要切合养老服务业特点,认真思考对接的重点领域和具体模式,探索构建多层次金融服务体系,支持养老服务业加快发展。三是要加强政策协调,与各级政府和相关部门密切配合,形成促进养老服务业发展的财税、金融、产业政策合力。
  下一步,央行将继续按照国务院部署要求,会同民政部及相关部门做好养老金融服务发展顶层设计,加紧出台政策措施,为养老服务业发展营造良好金融政策环境。


林毅夫:十三五保持7%左右增长应没有问题

  9月10日,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在“凤凰—北大国发院早餐会:中国经济转型新挑战”上表示,“十三五”期间我国GDP保持7%左右的增长应该没有问题。
  林毅夫表示,中国存在GDP保持8%增长的潜力,能不能变成现实的增长率,取决于内、外部因素。外部因素方面,在国际经济周期下行的情况下,“马车跑慢”,增长率就会从8%往下行。国内经济运行一方面受到国际周期造成的部分产业产能过剩影响,一方面投资减少。收入水平在过去几年增长较快,而随着现在竞争优势产业逐渐转型,如何找回新的竞争优势产业,实现产业升级,其中既有市场的作用,又有政府的作用。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的产业升级空间较大,而这些产业升级都是由投资来控制的。
  林毅夫表示,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的基础设施存量还有差距。在经济下行的时候,应进行基础设施的投资。同时,环境的改善需要技术投入,加上城镇化发展等因素,中国的基础设施建设具有非常多的投资机会。


樊纲:中国房地产已经实现软着陆   经济需要逆周期政策

  8月12日,著名经济学家、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樊纲在“2015年博鳌房地产论坛”上表示,从2014年到2015年房地产形势的改变,说明国内房地产市场并未像外界预测一般会崩盘,到目前为止,形势已经非常明朗,中国的经济正在进行软着陆。
  樊纲指出,2004年至2007年,中国经济大热,房地产开始进行调整,2009年至2010年地产市场二次过热,从而导致了目前大家所看到的问题。为了应对房地产过热问题,中国政府开始采取比较严厉的紧缩政策,诸如史上最严厉的手段——限购,然而当市场和经济逐步趋稳的时候,紧缩政策就应该逐步退出。樊纲表示,当一个市场、一个经济已经热起来的时候,政府要采取逆周期政策,即采取“压”的政策,千万不能再刺激政策,决不能再“填一把火”。


李稻葵:中国经济需“针灸式”刺激

  9月9日,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在2015夏季达沃斯论坛上表示,当前中国经济无需强刺激,需要有针对性地扎关键的“神经节点”,并有望在三年内完成U形调整。
  李稻葵表示,虽然当前中国经济面临较大下行压力,但尚无需采取强刺激措施,中国经济总体来说正在重组,不宜打乱这一正常状况,应采用“针灸疗法”,在关键穴位进行调整刺激。首先,企业和地方政府融资成本须大幅度下降,并发行一些长期的、有政府担保的债券来支撑基础产业投资和长期基础设施投资;其次,已规划的投资要尽快按时落实,地方政府则及时给予激励;再次,已宣布的改革,尤其是国有企业改革必须公布细节,尽快推出试点方案,让投资者和社会经济参与者看到改革落地的亮点。
  李稻葵强调,虽然近两年中国经济面临艰巨的调整任务,新的经济增长点仍未完全营造出来,但中国在解决经济问题方面有办法、有武器、有弹药,前景仍然看好。从今年下半年到明年一季度,中国经济有望逐渐企稳。三年内,中国经济应该能够走出一个比较好的大底部U形,呈现向上趋势。

评论加载中...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